产品中心

隋田力案追踪:国瑞科技“专网通信”相关案件开庭延期

日期:2021-12-01 10:52:25来源:易倍体育网页版 作者:易倍体育网站阅读:48

  上海电气83亿财务黑洞的故事,正在常熟市国瑞科技股份而有限公司(300600.SZ,以下简称“国瑞科技”)身上复制,连拖欠货款涉及的都是同样的公司,比如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和富申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富申实业”)。

  国瑞科技7月和8月的一连串公告,披露了其“专网通信”交易中的诸多细节,以及涉及隋田力和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星地通”)的担保细节。

  按计划,常熟市人民法院原本于2021年8月16日开庭审理公司诉富申实业、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综保”)及上海星地通案件,国瑞科技称公司将会及时公告案件结果。

  8月17日上午,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国瑞科技董秘办公室,询问相关案件情况,对方称这些案件目前已延期,富申实业提出了管辖权异议,可能要等到9月份才能重新开庭。

  2021年7月13日,国瑞科技发布《关于公司重大的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9,844万元)以及应收账款16,685万元逾期。

  2020年,国瑞科技与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哈综保签订了系列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合同,根据合同约定,国瑞科技应在收到客户预付款或定金后在指定时间内完成备货,并根据客户指令交货。客户已就前述部分合同向国瑞科技支付预付款或定金,同时国瑞科技亦按照协议约定完成产品的生产和检验工作。

  7月16日,国瑞科技发布重大诉讼公告,称公司已分别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常熟市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向上述三家企业索赔3.42亿元的应收货款(含违约金)。

  上海星地通对国瑞科技与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富申实业、哈综保之间的专网通信交易,做了担保,因此需要承担违约金的连带赔偿责任。

  哈综保原本不参与专网通信交易,是富申实业将哈综保拉下了水,国瑞科技的公告中解释了哈综保为何会成为被告的原因:

  2020年底,富申实业公司未能按照《产品购销合同》约定的时间履行产品验收交接和支付货款的义务。为了尽快回笼货款,经我公司(指国瑞科技)同意,富申实业委托哈综保参照我公司与富申实业签订的原合同条款与我公司另行签订了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业务合同,我公司按要求向哈综保交付了合同产品。最终,哈综保亦未能按时履约。

  6月初,经济观察报记者调查发现,富申实业为上海政府100%持有,股东显示为上海市政府第五办公室。富申实业公司官网上,“公司介绍”部分只有一句话:“富申实业公司成立于1992年12月29日。”在官网的“产品中心”介绍部分显示,其产品分密码产品、移动安全和无线电管控三大类。其中密码产品有量子随机数发生器、移动安全有偶语安全即时通信系统,北斗指控平台等等。

  然而,两个月之后,富申实业的官网已经无法打开,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查询不到出资人信息,这家公司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访富申实业在上海的注册地址(武康路117弄2号),也未能寻找到这家公司。

  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在国瑞科技中的涉诉金额为6800万元左右,交易方式与富申实业类似,预付10%定金,然后国瑞科技负责生产,通知其收货时,却出了问题,导致国瑞科技应收货款坏账。

  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诉请判决解除原被告双方(指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和国瑞科技)签订的关于采购“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的四份《采购合同》,退还全部合同预付款人民币700.74万元及支付因被告违约行为产生的违约金人民币350.37万元,共计人民币1051.11万元,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

  下游客户与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后预付 10%定金或预付款,公司收到货款后,向供应商采购主材部件支付货款,并向其他不同的供应商通过比价采用不同的付款方式采购软件、壳体、辅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公司与供应商分别签订了采购合同,同时添置了新的生产检测设备,公司根据客户产品技术要求,自己进行生产、组装调试、性能测试、包装成品,经客户验收后支付剩余款项,该类业务从采购到生产交货周期为9个月以内。

  2020年,国瑞科技实现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购销业务收入21,072.78万元,并且该收入货款已全部收回。

  国瑞科技回答:“该产品系公司根据产品技术要求,进行生产组装调试、测试性能、包装成品并交付客户,具体用途我公司并不知情。”

  这里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情形——公司对自己家生产的产品用途,毫不知情,但是却有客户前来订货,公司负责组装、调试、包装、供货。那么像南京长江电子集团和富申实业为何不自己去找供货商来生产呢?非要通过上市公司来转一道手?

  经济观察报记者上网搜索“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网上并无此产品的详细介绍,也没有说明此产品的用途。

  2020年5月9日,南京长江电子集团作为买方与国瑞科技作为卖方就买卖1,530套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签订了四份《采购合同》,合同主要内容:合同总金额为人民币7,007.4万元,合同约定:买方在合同签订生效后10个工作日内向卖方支付合同总金额10%的预付货款,卖方在合同生效后270个日历日内交付全部货物。其中关于交货地点的约定:卖方以安全、合理的方式将货物运送到买方指定地点,经买方验收合格后并签署《到货验收交接单》。

  现在的问题是,买方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称从来没有收到货,而卖方国瑞科技称对方不履行提货义务和付款义务。双方陷入诉争。

  一位投资者质疑通过存货货值,对国瑞科技与南京长江电子集团的专网通信交易提出质疑:“贵公司存货9844万元是否意味着贵公司的此项采购合同已经付全款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要针对贵公司的法务提出强烈谴责了,居然能签订近乎100%的原材料采购合同和10%预付款的加工合同?”

  对此,国瑞科技回复称,下游客户与公司签订销售合同后预付10%定金或预付款,公司收到货款后,向供应商采购主材部件支付货款,并向其他不同的供应商通过比价采用不同的付款方式采购软件、壳体、辅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并非所有原材料都是采用100%付款模式。

  国瑞科技的应收货款坏账,与上海电气惊人相似,交易模式、手法、爆雷的风险敞口……近乎一致。其背后均有一家名为上海星地通的公司为专网通信交易做担保。

易倍体育网 @ 版權歸所有 /mb/picture/logo.png